周斌正在演講
  據合肥晚報報道,“徽州民居是我省的歷史文化瑰寶,如果沒有人文的底蘊,古民居的建築保護得再好,也不過是一個空殼。”這是11月1日,安徽大學舉行的一場關於徽州古民居保護的調研學術報告會上,參與調研的大學生們得出的一個結論。
  今年8月,安徽大學部分學生走進我省黟縣宏村、碧山村等古民居保留較好的地區,在為期一個多月的調查中,這些走出象牙塔的學生,看出了徽州古民居保護中,似乎少了些什麼。
  11月1日下午,一場名為“徽派古建築的生存現狀調研”報告會在安徽大學舉行。調研期間,安徽大學的部分學生,在今年8月走進我省黟縣宏村、碧山村等地,通過問卷、訪談、觀察等方法,完成了一份對徽州古民居的調查報告。
  儘管在調查的過程中,大學生們發現調研地的徽州古民居得到了很好的保護,但大學生從一個外來者的角度,看出了徽州古民居在保護中,不僅要做好物理層面上的保護,還應該提升到文化保護的層次上去。
  參與此次調研活動的安徽大學學生周斌告訴記者,之所以選定宏村、碧山村這兩個地方,是因為它們代表了兩種現狀,一個早已被商業開發,一個還處於未開發的原生態狀態。在黟縣一個月的調查中,大學生們發現,這兩個村裡的徽州古民居,儘管保護得很完整,但他們總覺得少了些什麼,每天看到的除了老房子就是老房子,感受不到當地人對這些古民居的感情,在那裡,更感受不到古民居所承載的徽派生活方式。
  調查
  當地村民對民居感情淡
  周斌說,在調查中,他們發現,大部分徽州古建築的如今所有者,為解放後分配或者之後購買所得。但隨著父母過世,子女對房屋的原主人基本一無所知,不瞭解房屋的歷史,認為這些古建築和普通房子沒有兩樣,對自己居住的老房子感情十分淡漠。
  周斌說,他們在調查時發現,不少村民認為古民居生活不方便,將古建築進行重建翻修,在牆壁上開了窗戶。有些村民甚至還表示,如果不是政府的保護,他們願意將古民居推倒,重建現代化的新房子。還有村民表示,只要有人出合適的價格,自己就去敬老院,把房子的使用權賣掉。“現在的古民居主人,大部分不是靠著子孫相傳獲得的房子,老房子所承載的歷史和文化已經與村民之間沒有了聯繫,也漸漸失去了生存的根基。”周斌說。
  此外,大學生們在調查中,還發現了一個問題——在碧山村,已經有一部分古民居的使用權被外地買家購買,但其中一部分目前無人居住,處於閑置狀態。一些買家甚至在買下房屋使用權後,等待價格提升後,再轉手賣出。他們在黟縣碧山村的碧山書屋旁,發現了一棟古宅,十年前南京一家買家購買後一直閑置。目前房屋漏水情況較為嚴重,但買家並沒有進行任何維修,鑰匙交給當地村民代為保管。
  旅游開發重房子輕人文
  “經過數百年的文化積累,徽州古民居所承載的歷史文化是博大精深的,但現已開發的古民居旅游,大部分是走馬觀花式的‘快餐消費’,商業化過重。”周斌告訴記者,他們在調查中發現,儘管目前很多徽派古民居已經被旅游開發,房屋得到了整修,可由於少了文化歷史方面的介紹,更少了對徽州古民居中瞭解的“老徽州”對於古民居背後歷史的介紹,這樣的開發只能使游客參觀瞭解徽派古民居所呈現的表層徽州文化。
  在調查中,不少游客對大學生們表示,對於宏村的過度商業化表示反感,因為原本希望從當地居民口中得知一些古民居的文化傳承,希望看到古民居中徽州人的生活方式,沒想到,在宏村古民居中,幾乎家家戶戶賣起了那種從批發市場能買到的旅游紀念品。
  呼籲
  保護老房子請加文化味
  大學生們在報告會上,最後還提出了對徽派古民居的保護。周斌說,保護徽州古民居,物理保護是基礎,人文保護是更高層次的要求,但卻需要長時間的投入。大學生們在調查報告中,也建議當地政府組織古民居中的村民,學習古建築背景文化,旅游開發時,也不能過度商業化,要還原保留古民居所承載的徽州人文底蘊。
  另外,一部分文化學者、藝術家,開始關註徽州古建築,不少人在當地購買了徽州古民居的使用權,這些人將古民居作為生活的居所、藝術創作之地,這些社會精英的加入對徽州古民居的開發,會給古民居帶來更為先進的文化開發模式,供當地居民學習借鑒。(沈博靜 李磊 王泓瀚 丁繼聖)  (原標題:“除了老房子就是老房子”保護徽州古民居缺點啥(圖))
創作者介紹

戶外傢俱

fw18fwow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